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也谈火车票实名制  

2010-01-12 10:52:59|  分类: 杞人忧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道部终于肯倾听老百姓的意见,开始试行实名制购买火车票的试点了。虽然只在广州、成都两路局的37个车站试行,总归也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好的开端,给了上亿苦于一票难求的流动大军一线希望。这种顺乎民意的举措赢得了广大百姓的赞誉,这也令纷扰数年之久的火车票实名制之争暂告一个段落。
    然而,铁大哥推出这一改革试点的相关措施的安排上却似乎并不见得合理。
    最明显的表现在时机和地点的选择上不尽合理。纵观中国三十多年来的每次改革项目的试点,无不是在最恰当的时机从最容易突破的环节进行试点,取得经验后再推而广之。而此次火车票实名制试点却安排在春运最繁忙的时间段里、在民工流最庞大的广铁集团和成都铁路局进行,实在有些令人费解。也许铁大哥的勇气可嘉,想在最困难的节点上一举突破,然后可以一劳永逸,真可谓卧薪尝胆了。但是,强攻往往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而且,胜算的机率不一定太大,除非你有压倒对手的足够的兵力和武器装备。 事实上,从铁路部门现有的人手和软、硬件设施以及组织准备上衡量,这次试点无论如何都有些仓促上马的韵味。如果试点是选择在平常的非春运时段,在客流相对平稳车站试点,就更容易取得一些试验数据,加以总结、改进、提高后,再在春运铺开实行,也许成功的机会要大得多。而且,也会避免因为思想和物质的准备不足所可能导致的混乱。还真的有点担心,如果这次试点不成功,就完全有可能从反面坐实了铁大哥一贯持有的“实名制不一定能解决一票难求状况”观点的正确性,从而使一桩看似美妙的试点中途夭折。希望这不会成为现实。
     以上一段是前天写的,昨天正准备继续往下,却在网上看到了更加深度的但却是令人失望的报道(《上海热线》转引自《新闻晨报》):
   
“铁路是交通工具,追求便捷是第一目标,要让旅客随到随走。”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向晨报记者强调,目前铁路运力不足的现状使得旅客对售票的公平性产生了诉求,但火车票实名制的试点并不能解决春运期间的“购票难”问题,最终还是需要2012年“四横四纵”的高铁主干线建成后,铁路运力得到提高,才能解决旅客“出行难”的问题。至于今后是否将继续在春运期间推出火车票实名制并将这一政策向全国推广,现在尚不能下结论,将根据今年实行的情况,综合支持和反对方的意见而定。
    以上报道证实了我在上个段落中的担心——原来铁大哥并不打算真正推行实名制。
    一桩事,凡是作为者主动要为之的,必然会最大限度地开动脑筋去探索各种可能的途径和方法,力求取得成功;相反,如果作为者是被动而为,则更多的只是做做表面文章,走走过场敷衍了之。就像教育子女一样,没有孩子的兴趣配合而强求其为之,结果必然适得其反,比如,要求孩子学这学那,参加各种各样学习班、培训班等等。全国广大民众强烈企盼铁大哥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就好比家长强求孩子做功课一样,作为者本身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迫于“家长们”的压力,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而不得已不做做来缓解民愤。
    不过,这种敷衍的代价也实在是太高了,据报道,铁道部为此次的实名制试点投入了近亿元资金。如此大投入仅仅是为了春运打击“黄牛”?!大哥,这可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哪!如果心不甘情不愿的,建议还是免了如此不负责任的敷衍罢。
    实际上,火车票实名制并非我们独创,据报道,印度、俄罗斯、韩国早就已经实行实名制了,我们在电视新闻中看到的俄罗斯的实名火车票就像民航机票一样,旅客的基本信息都打印在票面上。想去,俄罗斯、印度并没有我国国情所致的年终流动大军大迁徙的壮观,估计他们实行实名制的主要目的是从安全管制的角度考虑。我们在为应对“购票难”而探索“实名制”时,能否更进一步地与公共安全的更大的目的结合起来考虑?如果从这种高度安排,也许会更多一些主动性,也能使巨额投资获得更大的效益。
    铁路不像民航,民航是开放式的,与国际的联系密切,所以,民航的管理方式也更容易与国际接轨。我们的铁大哥是个封闭的铁罐子,火车除了与俄罗斯、朝鲜、蒙古、越南等周边国家接轨外,基本上是在960万平方公里之中绕圈;管理、运行机制也像机车运行轨迹一样,装在一个封闭的铁罐子中,所以,思维方式也基本上囿于一种定式思维。诚如这次在广铁与成铁的试点,思维定式仍然是传统的窗口售票和笨拙的人工检票。无怪乎基层站点无不惊呼人手、设备、站口不足。
    就售票方式而言,民航是开放式的,自身的售票网点并不多,更多的是依托旅行社、饭店、机票代理点,旅客网上订票极其便利。铁大哥在这方面就保守的多了,不知是固守自身利益,还是囿于定式思维,总之,非得要你窗口排队挨冻。即使有些路局开展电话订票,也是繁琐多多,话机的按键不知要重复输入多少遍,还不一定能一次成功;到了高峰期还经常出现占线而无法接通的现象。现在的互联网这么发达,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如此普及,网民已经以亿万计数,我们的铁大哥为什么迟迟不放开网络订票呢?是害怕自己的大权旁落,还是担心百姓玩不转电脑?网络订票不就能直接通过与公安部人口信息数据库联网方式实时验证身份证信息,实时核对订票人有否重复订票的信息,实时向客户反馈订票结果了吗?这一切手续都可以交由订票旅客和计算机系统交互完成,我们的铁大哥不是就没有了人手紧张之忧了吗?不必担心系统的拥塞,有统计数据:2009年10月9日全天有接近8亿人次逛了淘宝网,近8亿人流量为淘宝带来了6.26亿的交易额,创造了中国网购史上新的日交易额最高记录。再看看各个商业银行,在不是很长的时间里就完善了自己的网络系统,既提高了自身的工作效率又极大地方便了广大储户——鼠标一点,瞬间完成交易。相信铁大哥不缺资金也不缺技术力量打造一个开放式的网络售票系统,缺的仅仅是建立这种系统的内在原动力;如果能拿出动车组攻坚的哪怕百分之一的能量,相信就会手到擒来。
    再就验票而言,定式思维仍然停留在人工验票上,既要检验车票的真伪又要核对车票与身份证的身份信息相符与否,自然就需要更多人力也更延长了旅客候车时间。能不能有一种将两项工作综合完成的技术设置呢?比如类似民航的电子机票的方式,旅客在订火车票时仅仅以电子的方式进行,只在候车时使用身份证件打印“登车牌”呢?这样就可以将检验车票的真伪以及核对车票与身份证的身份信息一道完成,如果有“登车牌”自动打印机,就又可以把这项工作交由旅客和机器去完成,车站只需要极少数人员为那些不会使用自动方式打印的旅客打印“登车牌”。铁大哥要做的只是设计一套软件同时将众多的售票窗口的售票设备更新成自动打印设备,将原本预售期10天而云集的购票长龙转换成只有当班候车的旅客,这样岂不既疏散了拥挤的购票人群,又省去了不少人工费用?
    与其花大力气在一维码防伪与二维码防伪上下功夫,不如集中精力攻克实名制的难关。因为,车票防伪更多的是从铁大哥自身利益考虑,是为了杜绝假票,在惠及旅客上并不明显——旅客的肉眼根本无法识别防伪码,更不可能带着二维码识别器去与“黄牛”交易,到检票被识别出是假票时,“黄牛”已经一去不复返,损失的是旅客而不是铁大哥。如果火车票实名制完善了,所谓的火车票二维码防伪就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诚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一定容易,需要真心英雄。有哲人曾预言: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是与问题一同诞生,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去发现它。窃以为,事在人为,只要真心想为,就一定会探索出一条真正适合中国国情的行之有效的火车票实名制的办法的。
    归终一句话:你得有这个心。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