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赤壁怀古》断句辨析  

2010-01-17 11:20:54|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赤壁怀古》断句辨析 - 游云 - 陋室游云


     手头有一本余浩然著《格律诗词写作》,岳麓出版社二○○一年六月出版,大约购买于二○○三年。也不知怎的,那时会有了想学习格律诗词的想法,大约是那段时间落魄茫然,心灵忒空虚,想仿效古人无病呻吟吧,于是就在新华书店淘了这本书。
    余浩然者,一九六四年生,一九八五年毕业分配到大学任教,主要致力于传统文化、社会道德、人性、人类的未来和自然界的研究,动物保护主义者。这是作者在书的扉页的自我介绍,具体在哪个大学任教、是教授头衔还是其他以及具体的研究专业方向等等,不得而知,在网上搜索也没有结果。他在书中自称:“在这本书里,除了基本知识外,许多东西都是我独到的观点,都是我的新的总结与提高。……基本上解决了格律诗词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从他的自述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有自信但又颇有几分自负的文人。大约这是文人所共有的特质吧,由此,不免会令人联想到李白酒后诗性狂发的那种豪放。
    之前,断断续续地、囫囵吞枣地浏览了这本阐述格律诗词写作方法的大作,倒也受到了一点中华民族传统文学的熏陶,虽然不求甚解但也受益匪浅。近日闲来无事,又翻开这本书,想温故而知新。看着看着,忽然发现余先生对东坡居士赫赫有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词的断句与众不同。恭录如下: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还酹江月!

 

 余先生对上阕的二、三句,下阕的二、三句,以及下阕的七、八句的断法,读起来有点拗口,与我以前见过其他版本的《赤壁怀古》词的断法截然不同。
    我最早拜读到这首词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为了证实自己的感觉,我从书橱的藏书中翻出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七八年七月出版的龙榆生编选的《唐宋名家词选》,该书系依据一九六二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版本排印的。其中,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断句如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還酹江月。

 

 为了便于对照,我将不同断句的地方用粗体字突出。反复比照理解,便有了以下管窥:
    其一,上阕二、三句的断法,以往常见的多断做: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而余先生则断为: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其所依据的是他在书中所附的念奴娇词牌的格式,上阕第二、三句:(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但是,查询各家对上阕二、三句格式的正格的表述应当是: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除此以外,还有“或: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的表述(王力先生一九七七年著《诗词格律》中亦是如此表述)。由此可见,余先生在书中所附上阕第二、三句的格式虽也属正格,但当是各家所注的“或”的格式。实际上,如果从整个句子的表达的意思及语法去衡量,还是常见的断法较为合理,即,“千古风流人物”作为“浪淘尽”的宾语从句。若按照余先生的断法,“浪淘尽千古”已经是完整的主、谓、宾语句,则后续的“风流人物”就有些不知所云了。
    其二,下阕二、三句的断法,以往常见的多是: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余先生则断为: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其所依据的断法仍是其在书中所附的词牌下阕二、三句格式:(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查询各家对下阕二、三句格式的正格的表述与余先生的相同,但却有另一种变格: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下阕的这一、二、三句作为完整的表达意思应当理解为:遥想当年的周公瑾,迎娶小乔时(或表达为:想当年,小乔初嫁公瑾时)是何等的英姿勃发、风流倜傥。常见的断法则很顺当地表达了完整的意思。但若按余先生所断,下阕第三句“了雄姿英发”的意思就有点费解了。查汉语词典,“了”发音为“le”时,解为时态助词,表示事情完成,或是用于句末表示肯定;发音为“liǎo”时,作懂得、结束、完全(用于否定)解,或用在动词后跟“得”、“不”一起连用做补语表示“可能”。不知余先生将“了”字放在“雄姿英发”之前,其音应当发作“le”还是发为“liǎo”或为“liào”(瞭望之意);进一步,更解为何意才显得贴切?思来想去,不得其解。
    其三,下阕七、八句的断法,以往常见的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解为:苏东坡自叹不如周瑜,嘲笑自己总是自作多情,所以早早地头发就花白了。“早生华发”作为“我”的形态补充表述在后,较为顺理成章。这样的断句当是采用第七、八句的变格:(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余先生断句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当是依据其在书中所附正格下阕第七、八句:(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这样的断句,将“我早生华发”作了“笑”的宾语从句,亦未尝不可。但是,《唐宋名家词选》附注云:《清朱彝尊词综卷六》“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作“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依此看来,将“我”与“笑”相连的断法似应是较为合乎子瞻公的本意的。
    综上述,就断句而言,我以为还是传统的(或说常见的)断法较为贴切合理,虽然余浩然先生的断法独树一帜且颇有新意,但却难以苟同。至于我用红色字体标识的词,在各家的版本中各有所不同,但意思相近,没有太大的歧义。
    薄积却试图厚发,没有多少国学涵养却妄发议论,自己也觉的以上见解多少有点班门弄斧、半桶水却淌得很的韵味。我常常找些名家诗词习写书法,古色古香自鸣得意,好在书法似乎并不常用标点符号,一以贯之,一气呵成,也就不用刻意去推敲“断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