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两幅图片引出的话题  

2010-01-09 15:12:01|  分类: 杞人忧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幅图片引出的话题 - 游云 - 陋室游云  这幅图片是2009年12月9日人民网转载武汉晨报的一则新闻,环绕着中间小木屋的大楼是一个健身俱乐部和一个连锁卖场,这是一个独特的风景线。你不要以为这是美国建筑商的别出心裁的设计,而是美国的开发商向一个最牛的钉子户妥协的结果。新闻介绍:西雅图巴拉德西北46街的这栋建于1900年的属于梅斯菲尔德老太太的只有90多平米的两层楼小房子,随着城市改造,2006年有开发商想在这块区域建一个五层的商用大厦。周围的邻居都已陆续搬走了,可是,时年84岁的固执的梅斯菲尔德老太太拒绝搬走,她告诉开发商:“我今年84岁了,我在这里很开心,我哪也不去。”根据政府评估机构的测算,梅斯菲尔德破旧不堪的房子只值8000美元,其所在的地皮也差不多只值10万美元。然而,开发商几次提高报价,最后提到100万美元,老太太还是不肯搬,按照她的说法,“我不关心钱,再说,那么多的钱对我有什么用?”于是,这座房子开始成为“钉子”。最后,由于开发商无权强拆她的房子,西雅图地方政府也没有帮忙的意思,开发商只好修改了图纸,三面围着她的小房子,建起凹字形的五层商业大楼,形成了这道独特的风景。不过,对于梅斯菲尔德的固执,开发商好像很理解,工程项目主管巴里·马丁甚至关心起老太太的生活,渐渐地,老太太与开发商结成了忘年交。去年春天,梅斯菲尔德被告知患上癌症,6月,她在家里去世。老太太没有亲人,她唯一的儿子13岁时死于脑膜炎,于是,她在遗嘱里把房子送给了马丁,以感谢他在自己生命最后一段时间的陪伴和照顾。据说,开发商现在准备将房子改造,命名为“信念广场”——也许是为了纪念老太太的固执。
    这不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而是一个真实的感人的故事。

    这幅图片是2009年11月23日西安新闻网转载西安晚报的一则新闻,说的是上海闵行的女户主不满两幅图片引出的话题 - 游云 - 陋室游云补偿,抗拒暴力拆迁的事。户主不肯在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拆迁协议上签字,不能进行协议拆迁。在履行了告知,送达拆迁行政裁决书15天以后,户主仍然没有搬走,闵行区政府启动了对户主房屋进行强制拆迁的程序。 2008年6月12日8点15分,强行拆迁开始实行。9点,户主家的大门被推土机凿开,拆迁人员进入楼内,要把户主一家清除出楼房实施拆迁,但是由于户主家里一二层用于出租,三四层还有一个防盗门,所以拆迁人员到了三层以后没法上楼,双方隔着门开始叫喊,地面的人开始向四楼扔石块。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紧张。9点15分,挖土机开始凿房屋的外墙,楼下的阳台被机器手拍断,部分墙壁开裂并且倾斜。女户主站在顶楼的阳台上,要求拆迁方提供法院文书,但是这个做法对于阻止强制拆迁的进行并不奏效。女户主称政府侵权,面对多人的强拆队,女户主用汽油瓶抵抗暴力拆迁。抵抗了几小时后,房屋最终被推平。
    一个是发生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温馨的故事,一个则是发生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暴力对抗,两幅场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冰火两重天,形成如此鲜明的对照!
    暴力拆迁的事绝不是个别的、偶然的,在当今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上已经屡见不鲜:
    2009年11月成都市金牛区居民唐福珍家被强制拆迁,唐福珍抗拒拆迁,汽油浇身自焚身亡;
    2009年12月,北京海淀区村民席新柱为了阻止强拆,将汽油洒在了自己身上,并拿出打火机威胁强拆人员出去,否则就点火,但强拆人员并未撤出,非但没有劝说却怂恿说“你点啊、你点啊”。结果导致席新柱点燃汽油,致其面部及手臂等处被严重烧伤;
    山东聊城40余名公职人员因亲属不拆迁遭株连、湖南嘉禾拆迁引发姐妹同日离婚、湖南茶陵多名公职人员因亲属拒拆迁被停职、河南开封拆迁户亲属受“株连”被停公职、江西丰城公务员未说服亲属签拆迁协议被停职……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这些惨剧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不能不令人深思。
    诚然,从资本主义制度下拆迁过程的这个温馨故事与社会主义制度下这些个暴力拆迁事件中,我们不能就此就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制度形态孰优孰劣的结论,也不能就此断定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开发商践行(不自觉地?)了“三个代表”理论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政府公职人员没有正确理解“三个代表”理论的精髓,更不能就此得出结论说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开发商就更具有人性伦理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政府公职人员就丧尽天良。我们注意到,在西雅图的那个开发商的拆迁过程中西雅图地方政府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不是那个地方政府无力帮忙,也许是完善的法律制度使得地方政府不能帮忙,也许是没有自身利益的诱导而产生动力促使地方政府去帮忙。反观我国现行的拆迁工作中,地方政府作为土地的唯一的垄断者热衷于土地经营,甚至不惜助纣为虐,最终沦落为开发商的帮凶,究其原因当是现行的土地财政在作祟。以上述上海闵行拆迁事件为例,有报道说,建设公司委托给区政府的征地款是每亩地130万元,但是政府补贴到农民手中的征地款是每亩地38万元,每亩地余下的100万元费用于是落入了政府腰包。在现行的制度框架下,土地出让金以及与房地产相关的税费收入占地方可支配财政收入的比重高达40~60%(有数据显示,2009年北京市的土地出让金收入928亿元,占当年全市地方财政收入2026.8亿元的比重达到了45.8%)。这无疑为开发商绑架地方政府、绑架国民经济提供了一种筹码(我们暂且撇开地方政府官员们可能的的个人利益不说)。于是就有了这些年土地市场的乱象,于是就有了这些年房价的疯狂飙升。
    我们看看香港的土地出让金制度设计,有百分之五十的土地出让收入是要作为土地储备基金,不准本届政府动用,只能由下届政府用于建设社会保障型住宅。这是当年港英当局制定的法律制度,现在的特区政府仍然秉承这一约束。董建华当年敢于制定85万套社会保障型住宅的计划,其所用资金也是彭定康留下来的土地储备基金。当时的港英政府可以动用一切财政,但是绝不敢动用土地储备基金,因为这笔钱是保障香港民众的。
    “本届的与下届的”制度安排,是国家机器廉洁的一个楔子,这就是所谓的制约。无独有偶,美国联邦宪法第二十七条修正案规定:“新一届众议员选出之前,任何有关改变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任职报酬的法律,均不得生效”,国会为议员们调整薪酬的议案只对下届议员发生效力,本届议员沾不到腥。这种设计是当代各国议会制度普遍采纳的“议员不得自肥”原则,保证了议员们在享受“高薪养廉”的同时无法“监守自盗”。这也是一个楔子。制度制定者不能为自己的利益制定制度,这是约束腐败的一个有效的楔子,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到一点启示呢?
    自己给自己制定制度实在难以避免对既得利益的牵肠挂肚。反观我们的种种制度设计,公务员的薪酬调整由政府自己(而不是由人大会议)决定,于是就有了上世纪末的上届政府为公务员连续三年提高工资的政策出笼,又有了本世纪初叶的本届政府以规范公务员工资为名义的“阳光工资”政策的出台;公务员的财产申报公布制度迟迟不能出台,据说是强调“技术性”原因;有些地方政府想对公职人员的财产申报做些尝试,却犹抱琵琶半遮面,规定只从新进入的公务员开始试点。于是高薪照拿,腐败行为不断。没有了楔子,就没有了约束。拆迁条例是由政府制定的,就必然不会不去考虑政府自身的利益,于是就有了措辞之中的玄机,于是就导致了上述的那些惨烈的结局。
    恩格斯说了:“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有关当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不听导师的话不是乖孩子,尤其在这非常需要听话的时刻更不应当置若罔闻。
    近闻国务院正在着手对拆迁条例的修订工作,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愿会导致一个好的结果。很多专家学者都已经揭示了地方政府种种不端行为背后的经济学原因,不但是拆迁,诸如土地出让金收入的使用、公职人员的财产申报公布、房地产市场调控的税收、政府系统的经费开支等等等等,都不应当仅仅从政府的、公务员的、开发商的道德层面上去期冀(比如,有位名人说:开发商应当调教调教),或者每每年终由国务院或是中央纪委发个通知之类的红头文件强调一下财经纪律就能奏效的,一切的背后都有其深刻的经济学原因,釜底抽薪恐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在这个问题上,投鼠忌器、优柔寡断是制度制定者的致命伤。更根本的做法应当从立法的层面去解决,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国务院或是政府部门的条例规定上,人大会议应当在这些具体问题上切实发挥更大的作用,应当赋予人民代表更大的监督权力。
    记得做学生时,政治课老师多以“万恶的”来形容资本主义制度。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渐渐地不用这个极度贬义的形容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中性的词:“不适合”——那些个制度不适合中国国情。也许,总体上不怎么适合,但是这并不排除具体的规则会是适合的,毕竟那些行之有效的“楔子”也是在漫长的利益博弈中淘出来的。
    不妨多些楔子,让既得利益、私心杂念不再能够为所欲为。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