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别样荷塘别样月  

2010-12-08 10:40:0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样荷塘别样月 - 游云 - 陋室游云

   认知凤凰传奇这对歌坛新秀,是从他们的《月亮之上》、《自由飞翔》这两首独具民族风格的歌声开始。从草根走出的凤凰传奇,以民族流行之热风,吹遍了大江南北,红遍了中华大地,博得了广大粉丝,连我这在年龄上与时代不大合拍的老者都喜欢上这对音乐组合,年轻人对之喜爱就不言而喻了。不过,在我的印象中,这对凤凰演绎的曲风基色向来定位在铿锵高亢的“炫”风格上,尤其是杨魏铃花这位蒙族女歌手的浑圆厚实极具冲击力的女高音,给我以极深印象。最近,央视三套马东主持的一档文化视点节目,通过访谈形式使观众深入地了解了这对组合的歌唱历程之后,更品味到了凤凰组合的一首曲风完全不同的《荷塘月色》;可惜只是安排在这档节目的结尾,一首好听的乐曲演唱不到一半就缓缓消逝。
    荷塘月色,这是一个国人都非常熟悉的意境。
    我最初的认识,当是来自朱自清先生的那篇脍炙人口的散文《荷塘月色》。这是上世纪初叶中国著名文学家朱自清任教清华大学时所写的一篇散文,因收入中学语文教材而广为人知。先生用他那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在淡淡的月光涂抹下的北京夏季的荷塘:曲曲折折的荷塘、田田的荷叶、荷叶下看不到却听得到的脉脉流水、泻在荷叶上的淡淡月光、画在荷叶上弯弯的杨柳的倩影,由光与影形成了和谐的旋律,犹如梵婀玲(英语violin小提琴的译音)上奏着的名曲。这是用文字在作画。当你静静地聆听林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资深播音员、播音指导)用深沉委婉的音色在低沉的背景音乐中朗读朱自清先生的这篇散文时,细细地品味那字里行间的韵味,脑海里也隐隐显现出了一幅水墨丹青,很有些身临其境的意境。从字里行间,你又仿佛会被染上一种莫名的沉闷,一句“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道出了先生迷茫而忧复杂的伤感。
    更会使人产生伤感的,是一首由陈重编曲、林文增改变并演奏的同样取名为《荷塘月色》的民族乐曲。低沉、浑厚的笛子,在幽幽的古筝的伴奏下,诉说着残池、凋花与伤情。当你在静静的深夜,聆听着这首缓缓演奏着的乐曲时,你会深沉地领略到:夜风的抽泣,荷塘中涟漪如梦,漫天流云被夜风吹散,唯独月中孤影在塘边暗自神伤,肝肠寸断,甚为凄凉!这绵绵的音符,是江南荷塘的幽怨。
    当我又一次听到《荷塘月色》这一歌名时,下意识地以为它一定会是在演绎着朱自清先生的那口“荷塘”中的伤感,一定不至于去演绎那首古曲中的哀怨。于是,我上了“酷狗”,寻找“荷塘月色”的音轨,完整地品味月色之下荷塘中的旋律。据说这是一位叫张超的八零后音乐人为凤凰组合打造的2010年主打新歌。
    首先潜入耳膜的是一段前奏:1 .5  15 12 | 3 - - - |…… ,旋律给我的感觉似乎有点西南少数民族的风格,于是就想当然地以为这口荷塘大概是位于西南边陲的某个村寨,是西南边疆的荷塘月色。然而,当杨魏铃花一改往日蒙族粗犷高亢的音色,在有些类似古筝的伴奏中娓娓飘出柔情甜美的细语: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时,我又仿佛从西南边陲回到了江南水乡,就像是在梦乡中的那种飘浮。少女对往日那种青梅竹马的追忆,在跳跃且带点欢快的旋律中缓缓回味,虽然也有“昨日的忧伤”之类的倾诉,但这些微的、略带伤感的词藻在跳动的轻音乐的伴奏中烟消云散了,尤其是那快四速度的旋律,带给人的没有忧伤只有欢快。又一种荷塘月色,一种完全不同于上世纪那种伤感的荷塘月色,一种沉浸在对儿时美好时光眷恋的荷塘月色。
    类似于相声中“捧哏”角色定位的曾毅,自然也不能闲着,否则组合就可能变成了独唱形式了,这是万万不可的。于是,编导加进一段曾毅的说唱,令演唱角度从少女的眷恋转换到帅哥的流连。那段喃喃呓语:“那时年轻的你/和你水中的模样/依然不变的仰望/漫天迷人的星光/谁能走进你的心房……”,更令人联想到当年老狼在《同桌的你》中的娓娓思念:“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异曲同工之妙——曾经恋过又失去的情感,大约眷顾都是如此这般。接着,比上世纪的那些荷塘多了跳跃的“鱼儿”(朱自清先生的视角被荷叶遮挡了,“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自然也就见不到“鱼儿”,更何况是在“淡淡的月光”下),于是,旋律变得更加跳跃了,因为有了鱼儿的跳跃,此时,铃花已经酝酿了的缠绵被淡漠了,于是又循了以往那种“炫”的轨迹。
    演唱者的演唱风格不同,效果也就不一样。凤凰组合虽然试图用一种全新的演唱风格诠释《荷塘月色》,但遗憾的是,多多少少还带有原来那种演唱风格的痕迹。我在网上搜索到雨非演唱的同是张超的这首《荷塘月色》,因为是独唱,所以没有了曾毅的那段说唱,没了鱼儿跳跃,于是就可以以一种更加舒缓的音速演绎,在笛子和古琴伴奏下,雨非低沉的女中音缠绵舒缓,使得这口荷塘的月色更加接近了那种眷恋与流连的意境。这种演绎给人的感受,更像一位热恋过的少妇在荷塘之上的水榭里凭栏凝望睡莲,追梦那逝去的柔情时光。相对于凤凰组合的那种跳跃,雨非的演绎显得更加含蓄、更加矜持。
    别样的荷塘,别样的月色,别样的意境,别样的心情。作品创作的原动力,带来的创作效果竟会是如此悬殊。上世纪的文化人,创作的冲动更多的是出自于心灵的倾吐,朱自清先生写那篇《荷塘月色》时,断是心境的解剖,那是纯文化的;民乐《荷塘月色》大约也没有太多的商业考量,否则不会那么悲伤。新世纪不同,新世纪的文化往往被商业所牵连,所以,在商业的内涵之外披上了文化的外衣。据网上相关资料介绍:张超与自己的音乐朋友共同发起了一个带有互助性质的音乐社,同样有一个很炫的名字“king-star”(王牌之星),在King-star的流水线中,一个月可以做出30首小样,因为大家手里都有一定的音乐资源,所以这些小样一般都能找到销路。这大约就是这首《荷塘月色》旋律如此跳动的缘由罢,就像从流水线上跳出的产品。  
    近些年开始将文化称之为产业,叫做文化创意产业化,这是与时俱进的结果,大约也没有必要过多地质疑。前些天的晚上,偶然观看到央视数字频道的一个对蒙族歌手腾格尔的访谈节目,腾格尔似乎正在致力于蒙族民间音乐的挖掘与再创新,他的一句话意味深长:希望自己的作品“不只是流行,而且能够流传下去。”语重深长,发人深省。颇耐人寻味的是,大凡经典作品、传世佳作之所以经久不衰、流芳百年,创作的起点似乎并不具有商业冲动,真情流露是创作的原动力,就像朱自清先生的那篇《荷塘月色》。这大约正是我们在文化产业化之余应当思考的问题。

别样荷塘别样月 - 游云 - 陋室游云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