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又读《七律·答友人》  

2011-12-20 10:10:20|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读《七律·答友人》 - 游云 - 陋室游云

 

       毛泽东的《七律·答友人》,像一首华彩的乐章,给人以翩翩遐想;如若只从诗句的遣词角度去赏读,一种沁入心扉的温馨和缠绵油然而生,让人沉醉:青山之上白云飘飘,仙子乘风翩翩下凡;闪烁着点点泪光的竹枝,片片红霞宛若绚丽的衣衫;洞庭湖水卷起白色的浪花,橘子洲头高亢的歌声惊天动地;梦萦着祖国辽阔的山河,陶醉在三湘大地冉冉升起的霞光之中。 毛泽东的这首七律,以家乡湖南壮丽的山水及其美丽的传说为背景,抒发了对家乡和亲友的眷念之情。
       毛泽东所作的诗词,大凡是“送”、“赠”、“题”、“和”、“答”等类型,大多有具体对象的姓名,比如,1949年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50年的《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1955年的《七律·和周世钊同志》、1957年的《蝶恋花·答李淑一》、1961年的《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1961年的《七律·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的《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等等,唯独这首以“答”的形式的律诗,却非常例外地没有具体对象人的名字。由此,“答友人”三个字让世人揣摩不已。这个“友人”究竟指的是谁?考证的版本不一而足。  
       在网上,看到至少有三种以上的解读版本,罗列如下:
       曾看到有一种最简单的解读,认为“这首诗的背景不详,但诗中所写均为湖南故实,可能是写给一位多年不见面的住在长沙的女友人”。这实在是一种极为轻率的解读。古人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诗人作诗必定会是由感而发,必不会是无病呻吟,更何况是一代伟人毛泽东。更有甚者,仅仅是因为诗中有诸如“仙子”、“泪”、“红霞”等等与女性相关的遣词,就妄断为“可能是写给一位多年不见面的住在长沙的女友人”,这就更是管窥了。
       另一种解读认为,“友人”就是周世钊。并且认为,毛泽东和周世钊是老同学兼诗友,在彼此的诗词作品中相互借鉴、相互启发,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比如,毛泽东在1955你那就曾有《七律·和周世钊同志》一诗。这一解读的依据是:据《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吴正裕、李捷、陈晋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一书披露,林克所抄写的该诗的标题就是“答周世钊”,而此书版本十分可靠,因此此题应该就是原题。《毛泽东诗词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也明确指出:“1963年他(指毛泽东)亲自主持编辑《毛主席诗词》时,此诗在清样稿上标题原为《答周世钊》。”“随后,作者在这个标题的周世钊名字后加上了‘同学’二字,最后,他将‘周世钊同学’5字去掉,把标题改定为《答友人》。”1964年1月,毛泽东应《毛主席诗词》英译者的请求就自己诗词中的一些词句作口头解释。其中关于《七律·答友人》的“友人”指谁的问题,毛泽东回答说:“友人是周世钊。”而且,据说周世钊曾有一词《江城子·国庆日到韶山》:“良辰佳庆到韶山,赤旗边,彩灯悬,万朵红霞荡漾碧波前。似水人流流不尽,腾语笑,久留连。夜来场上响丝弦,鼓填填,舞翩翩。革命斗争唱出好诗篇。唱到牺牲多壮志,人感奋,月婵娟。”这首词应当是送到了毛泽东的手里。于是,其人断言云:“不妨猜测:毛泽东读了周世钊的这些诗词,尤其是这首《江城子》后,十分高兴,于1961年的某一日挥毫创作了《七律·答周世钊》,而在正式发表时改名为《七律·答友人》。毛泽东的这首诗,也受到了周世钊《江城子》的影响,其“红霞万朵百重衣”句,就有周世钊“万朵红霞荡漾碧波前”句的浓重痕迹。”
       这一解读似乎有充足的佐证,但是当“不妨猜测”这四个字出现在考证的文章中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有些云雾了。
       第三种解读认为,这个“友人”是毛泽东多年的挚友和同乡乐天宇。
       有资料介绍,在毛泽东众多的朋友中,乐天宇是鲜为人知的一位。早在1919年乐天宇就读于长沙一中时,便成了毛泽东的密友,并积极参与毛领导的驱汤(芗铭)驱张(敬尧)运动。乐天宇是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人,中国农林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1951年任中国科学院遗传选种馆馆长。1954年任林业部林业科学研究院一级研究员,并被推选为第三届中国林学会副理事长。晚年回家乡创办九嶷山学院。
       这一解读中的关于“答友人”的故事梗概如下:
       据说,1960年秋,乐天宇带领一个五人考察小组,回到家乡九嶷山,登上主峰三分石,考察香杉和斑竹的生长、分布情况。他特意挑选了两根精壮笔直、罗泪分明的斑竹,把它截成4段,携带回京,一段送给李维汉,一段送给萧克,一段赠给当年的挚友毛泽东,另一段自己留作纪念。乐天宇写了一首题为《咏三分石》的七言古体诗:“三分石耸楚天极,大气磅礴驱舞龙。南接三千罗浮秀,北压七二衡山雄。西播都庞越城雨,东嘘大庾驰田虹。我来瞻仰钦虞德,五风十雨惠无穷。为谋山河添锦绣,访松问柏谒石枞。瑶汉同胞殷古谊,长林共护紫霞红。于今风雨更调顺,大好景光盛世同。”落款是“九嶷山人”,连同斑竹一起送给了毛泽东。
       不久,乐天宇便接到了毛泽东寄来的这首和诗的诗稿,题为《七律·答乐天宇》。一天,乐天宇在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那里,对田说:“我这个人平时做事莽莽撞撞,弄得不好,往后可能会给毛主席添麻烦,不能用我的名字。”说着顺手拿起笔来,把自己的名字给划掉了。当时,郭沫若正在编注“毛主席诗词选”,田家英便把乐天宇的意见转告给了郭老。有一天,乐天宇到郭沫若家去做客。碰巧郭沫若正在忙着筹集出版“毛主席诗词选”。郭老笑着对乐老说:“主席的诗中,有你的名字哩!”乐天宇连忙摇摇手,并向郭沫若谈了自己的意见。郭老听后说:“乐老你真谦虚。那也好,不如改为‘友人’吧。”并解释道:“友人表示多数的意思。”因此,在公开出版发表的《毛泽东诗词》中,“乐天宇同志”也就成了毛泽东匿名的“友人”了。
       这一种解读,故事很是完整,依据似乎更充分一些。
       还有一种解读,干脆认为“友人”是毛泽东年轻时代在长沙求学时的三个湖南老朋友:乐天宇、周士钊、李达。依据是,与乐天宇一同从湖南赴京去见毛泽东的,还有周世钊、李达二位。当时,周世钊送给毛泽东一幅内有东汉文学家蔡邕文章的墨刻,李达则送给毛两支斑竹毛笔和一首咏九嶷山的诗。毛泽东收到老朋友们的礼物,分外高兴,欣然提笔写了这首诗相答。
       这似乎也有道理,对象人是三个,不便将名字一一罗列于题目之中,用“友人”一而概之,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据说毛泽东对这首诗又有着自己的解读:“人对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故乡,过去的伴侣,感情总是很深的,很难忘的,到老年就更容易回忆、怀念这些。而‘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就是怀念杨开慧的。杨开慧就是霞姑嘛!可是现在有的解释却不是这样,不符合我的思想。”
       这种解释来源于芦荻《在毛主席身边读书》一文,(此文载于1978年12月29日《光明日报》)。有资料介绍,芦荻,原名芦素琴,祖籍湖南,1931年出生于辽阳的,书香门第,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抗美援朝期间,她跨过鸭绿江,做起空军记者。朝鲜战争结束后,于1954年起,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古典文学。“文革”期间调往北京大学中文系。1975年初,毛泽东主席因患眼疾而无法读书 ,时年44岁的她为主席侍读古籍,成为毛泽东身边最后一个侍讲学士。后因与毛泽东谈“水浒”精神,而遭到江青迫害。
       种种考证与解读,都有故事,且都不乏活灵活现,我们无从知道何种解读更接近事实,答案也许只深藏于诗人心中。尽管对于诗人作诗初衷的解读不同,但是,这首《七律·答友人》的主题是友谊与爱情以及对故乡的无尽眷念,世人的理解却是一致的。
       毛泽东的这首诗,妙用古典神话传说,瑰丽斑斓,情景交融,从神幻到现实,绚丽飘逸,自然婉转。有文人考证,“斑竹一枝千滴泪”系出自清代洪升《黄式序出其祖母顾太君诗集见示》诗:“绛帏黄发太夫人,哲嗣传来苦调新,斑竹一枝千滴泪,湘江烟雨不知春。”唐代刘禹锡《潇湘神》一诗中亦有“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的吟诵,可见诗人们对于“斑竹”的寄情是何等的深沉。毛泽东在诗中借“斑竹一枝千滴泪”寄托他对杨开慧的绵绵哀思,更使我们联想到他1957年所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毛泽东对于杨开慧的怀恋情深意切,感人至深。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