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莫道桑榆晚  

2011-12-26 10:34:0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我很是“满清”(闭关自守),是一个典型的“宅老头”,每天“宅”在“陋室”,自称“陋室游云”。我给自己大约已经四分之二点九的人生历程的总结是:“与新中国同龄,伴共和国同行;风风雨雨,起伏跌宕,随波逐流,幸未沉沦;步入花甲,破船靠岸,深居寒舍,冷眼观世;电脑为伴,笔墨为伍,无师妄通,自鸣得意;自视清高,孤芳自赏,陋室游云,自得其乐。”其实我也想“外”一些,但这种极其内向的性格除了血型的先天因素之外(据说A型血的人性格多内敛),其实更是一生跌宕所形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道是:江山易移,本性难改。所以我在这山城几乎没有“社交圈”。再说了,能形成“圈”的志趣相投的同窗好友,都在家乡福州。其实,每次回去与他们相聚一堂时,我并不太显得“内”,也会有说有笑,杯盏交错时也会手舞足蹈;特别与几位在书法、篆刻上有着相同志趣的同窗好友神侃时,也不禁会神采飞扬、忘乎所以,甚至于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地趾高气扬一番。这也许正是印证了那句俗话: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也想过改变一下自己的“内”,曾一度想报名参加“老年大学”的“书法班”,目的倒不在于学书法——就我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书法水平其实也就像吊着的“半桶水”,“初级班”太“小菜”了,“高级班”又似乎够不着——真正的目的倒在于想能结交些“志同道合”的墨友,好让自己“外”一些。不过遗憾的是,因为“内”的太深了,最终还是未迈出这一步。
       近日,市老年大学的一个书画社与邻县老年书画协会举办书画作品联展,主办方宣传,展览的主旨是反映了老年人的精神风貌和文化涵养以及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的生活雅趣。每年临近年终的时候,老年协会之类的机构总会举办一些活动,热络热络夕阳红。
       这次联展我又燃起“外”的期冀,希望能有“知遇”。然而,大出所望,意境有点“黄昏”,偌大的展厅里竟然空无一人,昏昏暗暗没有灯光,一幅幅作品悬挂于四周墙上显得很没有生机,颇感冷清。我有点失望,想起了李商隐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哀叹,更有刘禹锡“人谁不愿老,老去有谁怜”的悲伤。我想像:开幕的当时一定不会这么冷清的,一定会有一位或是两位分管老年工作或是分管文化工作的市领导出席的,一定也是会有电视台的记者随行摄像的(电视台其实之需要几秒钟的镜头为领导增光),那时候的大厅里也一定会是灯光灿烂的,那时候领导们一定会是口沫四溅地吟诵刘禹锡“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勉励的,那时候与会的参展者必定也是激情澎湃感激涕零的。不过那兴许只是“瞬间”,当今的政客们只注重“瞬间”,所以才会有了事后的那种种昏暗。我似乎不应该责备他们,只是没赶上开幕罢了,否则是绝不会遇到这种昏黑的。
       我孤魂似地游荡在空无一人的大厅,用一种异乎寻常的意念强制自己欣赏那一幅幅不俗的作品。作品有一百多幅,书法行、草、篆、隶,绘画山水、花鸟、人物,内容丰富多彩,风格各异。我拿起相机想“盗”一些珍品,可惜,相机提示“电量不足”,警示图标一闪一闪地显出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于是只能尽量不用闪光灯以节约电量,逼迫得相机只好自动用大光圈拍照,图像不清晰也就意料之中了。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绘画我纯属外行,所以注意力就集中在书法作品。有不少不错的作品,草书苍劲有力,隶篆娟秀飘逸,其中还真藏龙卧虎,一对楷书条幅联句“书藏气韵,墨铸清香”功底之深令人刮目。只不过由于光线问题,拍照效果大打折扣。也有一些作品看得出是初学不久,运笔牵强、结构欠佳、整体布局亦不尽理想。不过,毕竟不是专业书法展,大可不必求全责备。有一句时髦话叫做:重在参与。能拿出勇气参展,比我的“内”要强上千万倍,至少能为繁荣汉民族传统文化添砖加瓦。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相形之下,我倒觉得自己既往的内敛有点过份,总觉得“山外有山天外天”,连好友向我索要一幅对联我都自觉拿不出手而未予应允。从这种意义上看,自己是不是有点矫揉了,我未可知;但自卑确是实实在在的——未曾拜师学艺,焉敢滥竽充数?
       上个月回福州参加同学聚会,同窗好友林先生书赠一幅书法于我,“游龙”二字潇洒飘逸,太活泼了,以至于我都企盼自己的性格能籍此游龙戏珠起来。我用电脑将一帧底图替换原来不怎么平整的纸张,显得更为蓬勃了(见文首)。我想,尚有四分之一点一的人生旅程若能如此“游龙”二字一样翩翩起舞,兴许更不枉此生。也许,一千多年前刘禹锡回赠白居易并与之共勉的那首五言诗,亦应成为余之所奉?

酬乐天咏老见示
刘禹锡
人谁不愿老,老去有谁怜?
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
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莫道桑榆晚 - 游云 - 陋室游云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