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柏杨《中国人史纲》印象之二  

2011-06-04 09:14:46|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柏杨《中国人史纲》印象之二 - 游云 - 陋室游云
 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对历史长河中的中国和中国人有着他自己独特的认识。
       从中华民族的种族基因的特性出发,他总结了中国人的体态特征,多少带有点诙谐:
       “中华人具有黄种人的共同特征,也具有惟有中华人才有的特征。中华人自成一个血缘系统,虽经过无数混血,但中华民族单一的元素仍然十分强烈。最显著的是体格方面。中华人比较矮小,平均高度一百六十五厘米(北方人比较高,平均一百七十厘米,南方人平均只有一百六十厘米),这个平均高度远低于白种人,以致跟白种人谈话时,不得不把头上仰。中华人对这种现象当然非常的不高兴,诸如在篮球之类的竞赛上,中华人可以说无力跟旗杆一样高的白种人对抗,但灵活的跳跃是中华人在战场上得到相对的补偿。……最显著的另一件事是,中华人的鼻子比较低而体毛比较稀少,因之对白种人的高而大的鼻子和身上乱草般的体毛最为惊讶。”
      柏杨先生一直用“中华人”这一概念来描述这块土地上的人种,这“中华人”应当就是指“汉人”。所以,他所指的“经过无数混血”,当不是我们现在所以为的东西方人种之间的那种“混血”,而是指与中原地域以外的在柏杨先生称之为“少数民族”的种群的混血。所以,我们现在所称谓的“中国人”的涵盖范围当要远远大于柏杨先生“中华人”的涵盖范围,尽管在随着对历史进程的描述过程中柏杨先生也渐渐地将“中华人”与“中国人”融为了一体。
     柏杨先生是绝对的爱国主义者,表现在对中华人的优秀品质的描述上可见端倪:
     “然而,大概就在那时候(注:纪元前六世纪),中华人形成了他们特有的生活方式和特有的性格。第一是确定了农业生活,世界上在没有第二个民族像中华人这么喜爱耕种。中华人足迹所到之处,必然地会出现青葱的农田。一个中华人就是一棵树,离不开泥土,而且紧紧抓住泥土,根深蒂固。第二是中华人喜爱和平,这是由泥土的芳香而来。游牧民族和商人先天地具有侵略的冲动,农民则不喜欢侵略,因为侵略行为和侵略结果都对他没有直接利益。只有长久的安定,才可以保障田中的庄稼收获。第三是中华人日增的保守性,农村是世界上最少变化的社会,缺少刺激和竞争,不容易产生冒险和开创的精神。从这种社会孕育出来的儒家思想在政治上和教育上取得控制权之后,更使保守的倾向加强。”
      由此,柏杨先生得出:“中华人是世界上最善良的民族之一”的结论。这一结论的意义不但是相对于他在书中描述的诸如“羌人”、“蒙古人”,也相对于近、现代西方人(当然其中例外地包括了东洋人)。钱钟书先生对中国人和西洋人之间也有一个诙谐的比喻:“中国人品性方正所以说地是方的,西洋人品性圆滑,所以主张地是圆的……”诚然,钱先生的这种比喻是文学作品中的艺术性,多少带有点揶揄。柏杨先生是史学家,历史的结论是严肃的。当今,我们一直向世界表达“中国永远不称霸”的理念,世人多是将信将疑,是不是与他们不了解中国历史有关?未可知。
      柏杨先生对于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的分析,很是发人深思:
      “中国传统文化中缺少人权思想,政治思想中缺少民主思想,再多的农民暴动或兵变,因缺少这两大思想的最高指导原则,所以始终无法产生过代议制政治或其他任何种类的民意机构。”“专制体制最大的缺点之一,是统治阶级多半一代不如一代。任何英明的君主都无法保证他的继承人跟他一样地有能力有热诚去治理国家。”“这使我们发现一项历史定律,即任何王朝政权,当它建立后四五十年左右,或当它传位到第二第三代时,就到了瓶颈时期。……在进入瓶颈的狭道时,除非统治阶层有高度的智慧和能力,否则他们无法避免遭受到足以使他们前功尽弃,也就是足以使他们国破家亡的瓶颈危机。历史显示,能够通过这个瓶颈,即可获得一个较长期的稳定;不能够通过或一直胶着在这个瓶颈之中,它必然瓦解。”
      很有幸,二十世纪中叶后,我们驶离了世袭的轨道,不管是自觉的还是无奈的,总归我们避免了柏杨先生所描述的那种“瓶颈”,从这种意义上说,与当代朝鲜相比,中国人要幸运许多许多!至于“代议制”,我们有了自己的特色即中国特色,与严格意义上的西方代议制有着质的不同,诚如权威高层人士所言的“中国国情不允许我们采用西方的三权分立制度”。这“中国国情”是不是就是柏杨先生所指的“传统文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结论恐怕要下一代的历史学家才能以史实来证明。
      “政治,有时很严肃很残酷,又是也很滑稽很幽默,好像一场精彩的卡通,使人忍俊不住。”——柏杨先生对于“政治”的描绘很豁达但又略显无奈。
      柏杨先生对中华民族的坚韧不拔坚信不移:
      “中国像一个巨大的立方体,在排山倒海的浪潮中,它会倾倒。但在浪潮退去后,仍昂然矗立在那里,以另一面正视世界,永不消失,永不沉没。就在二十世纪,使人沮丧的大黑暗时代结束,五千年专制帝王制度结束,悠久的但已不能适应时代的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也被逐渐抛弃。奄奄一息的中华人返老还童,英姿焕发,创造出中国第四个黄金时代,在全世界万邦之中,充当忠实的、强大光荣的角色,而且成为最重要的主角之一。”
      但是柏杨先生对于中华民族的未来似乎又过于悲观:
      “对中国而言,二十世纪是一个惊涛骇浪的大灾难世纪,自从纪元前二十七世纪黄帝王朝建立的那一天起,四千六百年来,所发生事情的总和,都没有这一百年来所发生的事情那么多、那么重大和那么严重。在本世纪,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发生短兵相接的总体对决,结果中国节节失败。中国人疯狂地寻找失败的原因,于是,中国国土遂成为西方文化的实验场。……这些惊人的跳跃翻腾,使中国人互相残杀、互相侮辱,得到的不是正面成长,而是无限悲恸。八十年代之后,国人对传统文化所以被西方文化击溃,使国土成为痛苦大地的原因,开始检讨。不得不承认:二十世纪是中国人蒙羞的世纪和向人类文明交白卷的世纪。而展望未来二十一世纪的一百年,中国人的脚步,恐怕更为艰难。”
      柏杨先生逝于2008年,他应该看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新一轮中华民族的复兴,应该看到中华民族的希望,然而他却告诫世人“二十一世纪的一百年,中国人的脚步,恐怕更为艰难。”这是被二十一世纪之前的中国的史实所形成的有色眼镜所遮挡而产生的危言耸听,抑或是以此激励国人应当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笔者希望是后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