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李商隐艳诗趣赏(一)  

2012-03-20 16:37:20|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商隐艳诗趣赏(一) - 游云 - 陋室游云

 

       手头有一本喻守真编注的《唐诗三百首详析》,中华书局1980年重印版。据重版说明,该书系中华书局于1948年初版,解放后曾经重印过几次。这本书是《唐诗三百首》的注本之一。《唐诗三百首》是近两百年来流传最为广泛、影响很大的一种唐诗选本,成书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编选者蘅塘退士孙洙是乾隆十六年进士,江苏无锡人。他自喻,编撰《唐诗三百首》的标准是:“就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要者”。关于《唐诗三百首》的注本众多,而这本《唐诗三百首详析》则是一个较为详细的注本,编著者主要着眼于解析三百首唐诗的艺术特色,侧重剖析作者的艺术构思及其作意和作法。
       其实,这本书我收藏已经30多年了,现在,已经泛黄了的纸张都有点酥脆了。年轻时自以为应当有些文学涵养,热衷于购买、收藏诸如《唐诗三百首》、《唐宋名家词选》之类的书籍,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赶时髦”或是“装点”而已。因为忙于工作、生计,压根就没有详细品读过,只是偶尔想写书法时,在其中寻找一些诗或诗句而已。最近闲来无事,也算是充实退休生活,我重拾旧书,从头到尾细细品味了一番。没曾想,这一品,倒品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就是,《唐诗三百首》七言律诗部分中收录的李商隐的十首七言律诗中,与情爱有关的竟然多达八首之多,而其中竟然有六首诗题名为“无题”。这在《唐诗三百首》入选的七十五位唐代诗人的三百多首诗中成了绝无仅有的个例了。也不知,这是巧合,还是李商隐的情爱诗大都喜欢用七律格式,抑或是编选者的有意而为?不过李商隐擅长律绝,却是诗坛公认的。
       编注者喻守真云:“无题是无可命题,盖意中不可明言,常托无题以寄意。自来解无题诸诗者,或谓其皆属寓言,或谓其尽赋本事,各持偏见,互持莫决”。更为有趣的是,喻守真将李商隐这种情感的宣泄称之为“艳情”,而不是表达为常见的更为文雅的“爱情”或“感情”:“大抵义山(李商隐字义山)无题诸作,都属艳情,实有所指,不便明言,故一律称为‘无题’。我们亦正不必寻求其寄托些甚么”。艳情与爱情,一字之差,似乎让人感觉到了李义山有些“纨绔”的韵味,多少带有点贬义。
       有学者研究,包括大多数无题诗在内的吟咏内心感情的作品,是李商隐诗歌中最富有特色的部分,也获得了后世最多的关注。 李商隐的情感生活之所以被许多研究者关注,据说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以“无题”为代表的诗歌中,蕴藏着一些扑朔迷离、若隐若现的情感,被吟诵者理解为是丰富的爱情体验的表达。其实,李商隐除了以“无题”为名的情感诗之外,明确所指的情感诗也有不少,如《柳枝五首》、《夜雨寄北》、《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等。关于李商隐的爱情,猜测的部分远远多于有实际证据的,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此津津乐道,揣摩分析他的诗文,希冀发现切实的凭据。
       综合相关考证,李商隐至少有以下几位情人或恋人(当然也有单相思的):
       柳枝。据说是一个洛阳富商的女儿,活泼可爱,开朗大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李商隐的诗(《燕台诗》),心生爱慕,于是主动与他约会。但李商隐失约了。他后来得知,柳枝被一个有权势的人收为妾,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如果不是李商隐杜撰,这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很可能就是他的初恋。
       宋华阳,一位女道士。据说,李商隐在青年时期曾经在玉阳山修习道术,因此有人猜想他在这期间与女道士发生过恋情。在《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等诗中,李商隐提到了“宋华阳”的名字,于是,宋华阳就被认为是李商隐的恋人。还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是,李商隐曾经和宋华阳姐妹二人同时恋爱。这一揣测,不知是否从《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诗中的那句“应共三英同夜赏”而来?
       锦瑟(也有说就是柳枝),李商隐有一首以此为名的《锦瑟》诗。有人猜测“锦瑟”是令狐楚(曾是帮李商隐走上仕途的关键人物)家的一位侍儿,李商隐在令狐家受学期间,曾与她恋爱,但终于没有结果。但是,也有猜测,《锦瑟》是为纪念亡妻而作,以琴弦断裂比喻妻子去世。这种猜测,不知是否来源于李商隐悼亡妻的《房中曲》诗中的“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但是,《锦瑟》一诗首联却是“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按照喻守真解释:“本诗首二句,隐指亡妇之年龄五十絃折半为二十五岁,故曰‘华年’”。尚若如此,从年龄推测,锦瑟即李商隐亡妻,似乎不足信。
       王氏,李商隐的妻子。但有人从李商隐《祭小侄女寄寄文》中的“况吾别娶已来,胤绪未立”句,推断王氏为李商隐再婚的妻子。如果这种看法成立,李商隐应该还有一位初婚妻子,但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几乎空白。李商隐与王氏的感情非常好,在王氏去世后,他写下《房中曲》等悼亡诗篇,情感真挚,语意沉痛。其中最著名的,是在他离家赴蜀地宦游途中所作《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荷花。民间传说李商隐在与王氏结婚前,曾有一小名“荷花”的恋人,两人十分恩爱。在他进京赶考前一月,荷花突然身染重病,李商隐陪伴荷花度过最后的时光。这段悲剧给他造成很大的打击,以后的诗中他常以荷花为题也是对旧情的眷恋。五言律诗《荷花》即是这种悲思的代表作:“都无色可并,不奈此香何。瑶席乘凉设,金羁落晚过。回衾灯照绮,渡袜水沾罗。预想前秋别,离居梦棹歌。”
       因为李商隐诗的遣词多隐秘、晦涩、难解,所以后人对于他的作品褒贬不一。有的认为李义山的诗因其隐僻,便觉他的诗寄托遥深,因其隐僻,便觉得他的诗含有一种神秘性,吟诵它能激发我们的美感;有的却断定,李义山诗的隐僻,是他才力不足的表现,是以深僻掩盖其功力的不足。
       对于李商隐感情生活的研究,当属苏雪林的《李义山恋爱事迹考》(1927)最为著名,此书在1947年曾再版时更名为《玉溪诗谜》。
       苏雪林认为,“义山的《无题》和那些《可叹》、《一片》等有题等于无题的诗,不是寄托自己的身世,不是讽刺他人,也非因为缺乏做诗的天才,所以用些怪僻的文词和典故,来炫惑读者的眼光,以文其浅陋;他的诗一首首都是极香艳,极缠绵的情诗。他的诗除掉一部分之外,其余的都是描写他一生的奇遇和恋爱的事迹”。苏雪林甚至将李商隐的很多诗都牵强进“艳诗”的范畴,都能从中解读出绵绵情味来。
       苏雪林甚至断言,李商隐情诗中隐含的对象除了妻子之外,更多的是宫嫔、女道士(女道士是唐末的一大特色,有不少皇族公主和宫嫔都出家为道),甚至还有娼妓。所以,她以为“……义山用这样隐晦涩僻的笔法,来写他的恋爱,非惧见讥于清议,实因他别有苦衷,不得不如此。……他的苦衷是什么呢,就是他恋爱的对象,非寻常女子可比,如果彰明昭著地写将出来,不但对方名誉将为之破坏,连生命都很危险的。我想义山本想将他的恋爱史,明告天下后世,无奈有了这种妨碍,他提笔的勇气,也就沮丧了。……他到底不敢说,而又不忍不说,于是他只得呕心挖脑,制造一大批巧妙的诗谜,教后人自己去猜。他如此办法,不啻将他的爱情窖藏了,窖上却安设了一定的标识,教后来认得这标识的人,自己去发掘。所以义山的无题诗,可以算得千古言情诗中别开生面的作品。”
       纷纷扬扬,不一而足。由此看来,喻守真将李商隐的情感诗定义为“艳情”,好像没有太过份之处。唐代众诗仙中,如此大胆“言情”的诗作好像并不多见,李商隐算是“独树一帜”了。不过,尽管如此,李商隐的情感诗用典丰富、构思新奇、风格独特、缠绵悱恻、韵味深长,很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李商隐艳诗趣赏(一) - 游云 - 陋室游云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