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李商隐艳诗趣赏(三)  

2012-04-22 16:12:45|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商隐艳诗趣赏(三) - 游云 - 陋室游云

 

無题二首
來是空言去绝踨,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别啼難唤,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薰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颯颯東風细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囓鏁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迴。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注:囓niè, 同“啮”;    鏁suǒ,古同锁;
              掾yuàn,本义为两手合拢半围住物体,引申义为帮助、辅助,或曰助手,古代为副官、佐吏的通称,即官府里的办事员。

 

       喻守真注曰:此二诗亦系艳体诗,有恨好景不常良缘多阻之意。
       以下是喻守真对这二首诗的释义:
       第一首写有约不来的怨思,首句开口即说负约,二句是写痴待到天明。颌联上句是梦中远别,下句是醒后寄书。颈联上句是写灯犹可见,下句是写香犹可闻,无如其人不来,都成孤负,是即景生情的写法。末联提出恨字,情虽深挚,其人已远,不得不恨。
       第二首是回忆前情。起首从眼前景说起,颌联以用物为譬,意谓金蟾虽坚,香烧犹可囓入,井虽深,丝索亦可汲引,我何以无隙可乘,终成遗恨。颈联以故事作喻,当初賈氏窥簾,幸而缘合,而今宓妃留枕,终属梦想。期间遇合离散,那得不令人相思。结联又作慰籍之语,莫再相思,犹觉相思之苦。
       李义山赋得含蓄,喻守真解释得更含蓄,而且释句极其简练,简练得让我们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从喻守真对诗中一些借喻的典故的注释,已经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诗人的情感深度了。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薰微度繡芙蓉”。这一联句恐怕是第一首的重中之重了。喻守真对前句的注释是:烛光半照绣着金翡翠的衾被;对后句的注释是:麝香薰过的绣了芙蓉的褥或帐。从注释中我们似乎可以隐约感觉到这对恋人曾共处一室幽会过,如今睹物、闻香、思人,却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情何以堪!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前句典出《世说》:晋韩寿,美姿容,贾充辟以为掾(聘为助手),贾女于门中窥寿,悦之,并与之通,充遂以女妻寿。后句典出《洛神赋.序》,大意是:曹植求甄女不遂,曹操将其与曹丕,植不平。其后,帝賚(赏赐)甄后玉镂金带枕与植,植还息于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自来,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言讫不见。植遂作《感甄赋》(即《洛神赋》)。“宓妃”之典故,曹植在《洛神赋》开句即明:“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此诗中将宓妃喻指甄后。这一联句,释出诗人冀意中人当仿效賈氏秦晋之实,而不愿若宓妃只是梦中乌有,似多有怨恨之意而耿耿于怀。
       从全诗所表,是一种失恋后的伤感,可以看出李义山“有情人难成眷属”的切骨之怨。还好,末了,诗人终有所悟:“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不要再当“花痴”(春心与花争发,自然就有“花痴”的意味)了,否则会越想越痛苦而难以自拔的——看来,诗人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
       但是,苏雪林在《玉溪诗谜》中将“金翡翠”和“绣芙蓉”合解为“此言宫中衾褥帐幔之华美”,遂将第一首释义为“言在曲江尚恨不得时常相见,(妳)今在深宫,更不能一通款曲了”。正因为苏雪林先入为主,始终将义山与情人的幽会场景置于“宫中”,于是她对第二首的释义自然还是“宫中”:“‘金蟾’、‘玉虎’之句,千古无人能解,于今让我来臆测一下罢。按蟾善闭气,古人用以饰姘,此言宫禁极严,但昔日为烧香事,我(义山)曾混进一次也。‘玉虎’是井上辘轳,‘丝’为井索,言入宫与宫嫔恋爱极难,等于汲井底之水,但有辘轳,又有井索,我(义山)居然汲水而回了。”
       封建王朝宫禁之严,历朝历代无不二致,苏雪林笔下的李义山何以能够屡屡“溜进”宫内与宫嫔云雨呢?通过对唐诗的考证,苏雪林得出的结论是:“唐因武氏称帝,女权发达,公主等因政治上之胜利,而又谋恋爱上之自由,风会所趋,宫人觉悟于内,文人呼号于外,对于君主所施无理的‘性的压迫’,渐有反动的酝酿。谨愿的只敢题诗写怨,狡黠一点儿的,便真的做出来了”。
       苏雪林考证在先(1927年),喻守真注析在后(1948年),看来,后者并未受前者的影响,坚持从诗本身的作意与作法去诠释。前者的诠释是义山“去”,后者的诠释是情人“来”,虽都云雨,却看到了主动与被动之端倪。故此,喻守真赋于李义山的“艳”较之苏雪林赋于李义山的“艳”,要保守得许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