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游云

冷眼观世

 
 
 

日志

 
 

李商隐艳诗趣赏(五)  

2012-06-10 10:36:49|  分类: 读书品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商隐艳诗趣赏(五) - 游云 - 陋室游云

 

锦    瑟
锦瑟无端五十絃,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对于本诗之作意,喻守真解曰:此事历来注释,聚讼纷纭,莫衷一是。有说是悼亡的,有说是爱国的,有说是自比文才的,有说是思念侍儿锦瑟的,甚至又说锦瑟是当时某贵人的爱姬。我们就诗论诗,大概近于悼亡为是。至于以“锦瑟”为题,则古人往往有取首句二字为题者很多,并不足怪。
       对于本诗的做法,喻守真以为:首二句的“五十弦”隐指亡妇之年龄五十弦折半为二十五岁,故曰“华年”;三句写遇合,四句写分散,五句写悲思,六句写欢情,中间这两联都是间接描写生前的离合悲欢,迷离恍惚,而使人无从指正、各家聚讼的原因也就在此;末联则意义较明,“此情”即指上面(即二、三联)离合悲欢之情,是说对于生前的情爱往往漫不经心,一经死后追忆,觉得当时的情爱已惘然若有所失了。以此解为义山悼亡之作,于诗意较为适贴。
       悼亡之作当是无疑,不仅喻守真如此解读,诸家亦是如此解读。但是,对于所悼何人,却是各执己见。
       有猜测“锦瑟”是令狐楚(曾是帮李商隐走上仕途的关键人物)家的一位侍儿,李商隐在令狐家受学期间,曾与她恋爱,但终于没有结果。
       有断言“锦瑟”即为义山亡妻的:“义山婚王氏时年二十五,意其妇年正同,夫妇各二十五,适合古瑟弦之数。因恒以锦瑟为嘉偶之纪念”(孟心史先生《李义山锦瑟诗的考证》)。这就与喻守真所云“隐指亡妇之年龄五十弦折半为二十五岁”相左,亦即此时所述“五十弦”指得是亡妇结婚当时的年龄,而非亡妇过世时的年龄。
       《玉溪诗谜》则认为,《锦瑟》一诗也果然是悼亡之诗,不过所纪念所追悼的,乃是他所恋爱的宫嫔,和他自己的妻子毫无干涉。苏雪林以为,《锦瑟》诗应当这样解释:湘灵素女二人皆古妃,善于鼓瑟,义山所爱宫嫔亦善音律,曾以乐器相赠,故义山以锦瑟制题为诗。“五十弦”不过表明妃嫔所用之瑟,与义山夫妇年龄无关。
       苏雪林的《玉溪诗谜》,对于李义山的艳情对象细分为道士和宫嫔二类,但是,“女道士旋即负心,后虽重聚,对他仍甚冷淡,故义山也不甚眷恋,只有和宫嫔的一段爱情,真是非比寻常”。所以,对于李义山的大多数艳诗,苏雪林基本上都将其与“宫嫔”相联系:“请看他们的遇合是那样的离奇,聚散是那样的不常,情节是那样的顽艳,结局是那样的悲惨,可为千古以来文人中罕有的奇遇,情史中第一的悲剧,怎样能教他舍得不记述出来吗?”
       更有甚者,苏雪林将这首《锦瑟》诗更上升到了解开李义山艳情的密钥:“但为了种种阻碍之故,只好隐约地,曲折地,将他们的一番情史,做在灯谜似的诗里,教后人自己去猜,又恐后人打不开这严密奇怪的箱子,辜负了他一片苦心,所以又特制一把钥匙。这把钥匙,便是《锦瑟》诗。”
       对于李义山与宫嫔的艳情,苏雪林的引证不可谓不充分,令人在细细品读了《玉溪诗谜》之后,竟有了一种不能不信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